登陆

一个被误解千年的枭雄:他若不死,怎会有三国两晋南北朝?

admin 2019-06-16 181人围观 ,发现0个评论

前史是成功者所书写的劳绩簿,前史是为成功者书写的功勋章。前史是不客观的,由于成者为王侯败者为贼寇就是规范;前史是不公平的,由于三分靠打拼七分天注定才是本相。有多少雄才大略、经天纬地的英豪一战声名狼藉、沦为贼寇;又有多少行尸走肉、才疏德浅之辈一战青云直上、功成名就。

由于深受儒家思维、忠君思维的熏陶,两汉之后的记史叙事非常刻板,不只要契合政治需求、满意价值观念、还要起到教育含义。因而史书会极尽所能地杰出失利者的缺点、差错,扩大成功者的劳绩、成果;本应鲜活生动的前史人物也变成供群众批评、检讨、警示的反面教材以及表扬、仿效、仰视的学习典范,正所谓“以史为镜能够知兴替,以人为镜能够明得失”。

所以,解读前史要用辩证的心里去看待,要结合作者所在的年代、布景、位置去认知,要摒除不合逻辑、不合情理、不切实际的现象去剖析实质,才会全面实在的复原出那些被误解多年的前史人物,正如本文的主角——袁绍。

袁绍,字本初,出世于“四世三公、为全国所归”的名门望族,汝南袁氏;是太尉袁汤的孙子,司空袁逢的儿子,司徒袁隗的侄子,左中郎将袁成的继子。

东汉的全国最高行政长官“三公”几乎变成袁家的世袭职位,门生故吏遍及朝堂州郡,名声声威堪比肩皇室,袁术乃至说:“代汉者,当袁氏也”。出世在这样的家庭,袁绍本该是身世显赫、贵不行言、鹓动鸾飞?其实不然,由于他的生母仅仅袁家的一个奴婢或叫女仆。

古代的达官高贵是一妻多妾制,此外府中还会有许多女仆丫鬟;正妻所生为“嫡子”,妾侍所生为“庶子”,女仆丫鬟所生为“家奴子”。在那个重视嫡庶之别的年代,宗族的一切权利、爵位、财富、土地都是嫡子承继;对后代的教育、培育、扶持、选拔也悉数优先倾泻于嫡子;庶出之子若想高人一等则需自行打通任督二脉,宗族的培养力度和嫡子天差地别;而身为位置远下贱于庶子的“家奴子”,袁绍的境遇也就可想而知了。

在袁家,袁绍名为令郎实为家奴。他自幼便被嫡长子袁基、嫡次子袁术唤为“家奴子”,乃至在他贵为大将军、独霸四州、名动全国之时,袁术仍称其为“家奴”,而且联合外人与袁绍兵戎相见。可见这种轻视的根深柢固、且毫无手足之情,可见他父亲袁逢对这种轻视并未采纳阻止、根绝的办法,而是持默许、听任的情绪,也可见一个被误解千年的枭雄:他若不死,怎会有三国两晋南北朝?袁绍的幼年是在爹不疼、娘不贵、兄弟轻视、无依无靠中度过。

身居豪门,却又位置下贱;享用荣华,却也受尽欺辱;人丁兴旺,却是孤苦伶仃。在如此对立的身份转化中、在如此杂乱的生长环境里,在如此谨言慎行的心态效果下;袁绍逐渐历练出委曲求全、坚韧英勇的枭雄特征,也造就出远见卓识、杀伐决断的首领气质。他不只具有“青云直上九万里”的贵族抱负,还具有“梅花香自苦寒来”的寒门质量;他是汉末三国权贵、地主、农人等各阶层优势的仅有集大成者。所谓人中龙凤,不过如此。

袁绍短少二十出仕,时刻短为官后以服丧为由,辞官六载。之后,仍回绝朝廷应召,赋闲在首都洛阳结交党人、烈士。正如中常侍赵忠所说:“袁本初坐作声价,好养死士,不知此儿终欲何作”?

处在弱冠之年便辞官,拒官只要三种或许:其一,是不求上进的花花公子;其二,是隐居山野的闲散安逸;其三,是看穿全国大势,远离功名、委曲求全、不甘做池中之物的一代雄主,而袁绍显然是第三种。党人(士大夫、太学生)为文,烈士为武(侠客、武士),他广交文武就是在伺机而动;辞官为远离,拒召为等候,他淡出庙堂就是在静观其变。其时的全国没有大乱,袁绍年纪轻轻便能有如此才智、胆略、以及预见性,足见他的远见卓识、远筹帷幄。

之后的事态开展也正如袁绍所期,黄巾起义、十常侍之乱、何进身死、诛杀宦官、董卓入京、关东联军讨董、群雄逐鹿等,东汉帝国顷刻间名存实亡。而在这些接二连三的事情中,袁绍都占有无足轻重的中心位置;黄巾起义他是镇压者,何进被杀他是推动者,诛杀宦官他是指挥者,董卓入京他是策划者,联军讨董他是领导者;终究汉室陵夷、宦官外戚玉石俱焚、董卓身死、袁术、韩馥、公孙瓒等诸侯成为垫脚石,而他却占有四州、一致河北、位极人臣(百官之首大将军)成为最大受益者。更让人细思极恐的是,把这一系列事情串联起来会发现:东汉帝国就像是被袁绍牵着手,逐渐引领着的走向衰亡。常言时局造英豪,袁绍却是枭雄领时局。

东汉自和帝开端均为年幼的皇帝即位,而幼主登基必构成外戚擅权,幼主亲政后夺权又必依托宦官,久而久之宦官擅权日渐猖狂。宦官大多胸无点墨、目不识丁,任由他们操纵朝政必定发生政治漆黑、朝纲紊乱的成果。为推翻宦官擅权,前有太傅陈蕃、大将军窦武等文臣武将,后有杜密、李膺,及被“党人”寄予厚望的何进等名士外戚,前赴后继的对宦官集团主张应战,却又无一例外的失利被杀。这种局势,直到袁绍的呈现才被改动。

在得知宦官张让等人把何进诱杀在皇宫后,袁绍敏捷斩杀宫外的宦官亲党;随后提兵入宫,封闭宫门,查找宫内一切宦官,斩尽杀绝、一个不留;至此损害朝堂多年的“宦官擅权”被袁绍完全铲除。他的办法看似简略粗犷,实则是抓住时机、杀伐决断的表现;窦武、何进等人就是在踌躇、犹疑中失掉屡次良机而被宦官集团反杀的。

伴随着“宦官擅权”的云消雾散,董卓带着西凉铁骑声势赫赫的杀入洛阳;他先收编了大将军何进、车骑将军何苗的部将,又吞并了吕布等人的并州军,一时兵多将广、权倾朝野。在其执政期间,擅行废立皇帝、毒杀太后、冤杀官员、淫乱后宫、纵兵掠民、盗窃皇陵、燃烧宫廷等,搞得生灵涂炭、怨声载道。全国各州郡纷繁起兵,在袁绍的召唤下组成讨董联盟,并被推举袁绍为联军盟主。

这个联军盟主,可不是无关痛痒的荣誉职位,而是要推举出具有军事才能、领导才能、召唤力的三军统帅、群雄首领。而袁术、孔伷、韩馥、刘岱、张邈、桥瑁、鲍信等群雄都是名满全国的宗室贵族、名士人杰;却甘愿屈居袁绍之下,应其召唤,共举他为盟主。这再次证明了袁绍的才能、声威冠绝于当世,无可争议。

许多史料都在轻视此次联盟讨董的含义,以及故意疏忽袁绍的价值、而杰出曹魏与东吴的奠基人曹操、孙坚的骁勇和劳绩。

首要,在联军的震慑下,董卓火烧洛阳、慌张出逃、迁都长安,杀戮废帝、杀戮忠良;这一顿乌烟瘴气的操作使得人心思变、军心不坚定,惶惶不行终日;不久,吕布、李肃等部将便叛变董卓将其斩杀。联军虽没有在军事上消除董卓,却直接促进董卓身死族灭;这底子完结了袁绍等人的既定目标。

其次,董卓军中精锐多为西凉铁骑,不易强攻、急攻,应渐渐图之。所以,联军别离驻守于河内、酸枣、鲁阳、颍川、邺城等地,在洛阳以东对董卓构成扇形围住圈,蓄势待发。这正是《孙子兵法》之策:围而不攻,可在史料记载中却变为:袁绍惧怕董卓,不敢进兵。惧怕董卓,却召董卓入京,袁绍是痴傻?惧怕董卓,又在洛阳当面怒斥董卓,他梦游呢?惧怕董卓,又怎样敢征伐董卓?董卓又为何慌张出逃?一个征伐,一个逃跑,袁绍和董卓究竟是谁怕谁?几乎对立重重、不忍直视。

此外,曹操建功心切,不听袁绍的布置率几千戎马深化董卓内地,在与其部下徐荣交兵后惨败而归。孤军深化、分兵作战这都是兵家大忌;而且就算取胜,也仅是一场小规模战役,对整个战局无任何含义,反而简单操之过急、露出实力。可见,此刻曹操的军事才能、战略思维和袁绍还有极大的距离。

另一方面,江东猛虎孙坚到是战的淋漓尽致,他败牛辅、退吕布、斩华雄、一路攻杀入洛阳;尽管没有“伤敌筋骨”,却也是“断敌一指”。不过,孙坚尽管骁勇,但短少策略;攻洛阳被徐荣围住三军覆灭,战襄阳中黄祖埋伏兵败身亡,都是输在策略短少。他和其后代策均归于骁勇善战、力拔山兮气盖世的“霸王”式猛将,这种先天短少的格式注定难以成为运筹帷幄、总览全局的枭雄。

董卓集团从溃退至败亡,对大厦将倾的东汉王朝来说杯水车薪,却一步步满意了各地枭雄的政治需求,东汉全国也正式进入了诸侯割据的年代。

袁绍以方寸之地渤海郡、士卒短少万人起事,定下“南据黄河,北守燕、代,兼有乌丸、鲜卑之众,南向抢夺全国”之策。此策比鲁肃的榻上策早十年,比诸葛亮的隆中对早十八年,而且还说到“雇佣兵”这个超前军种;而这样超卓的战略眼光却来自军事才调、政治才智、个人声威具佳的袁绍;他的归纳才能之强,拍案叫绝。人们常说曹操是“治世能臣,浊世枭雄”,袁绍与之比较,差劲乎?

榜首步,取冀州。袁绍定的“南据黄河,北守燕、代”所指的就是冀州之地。其时冀州牧为韩馥,袁绍仅仅冀州九郡之一的渤海郡太守,相当于现在以一个沧州市的资源、力气怎能占有河北省?答案是:能,计划是:使用袁绍的名声、声威,不战而屈人之兵。

袁绍先依谋士逢纪之计,离间幽州公孙瓒出动戎行攻击冀州,一起派说客荀谌面见韩馥。荀谌与韩馥私交甚好,在几句问寒问暖后便直奔主题:“将军你宽厚仁慈、礼贤下士,比袁绍怎样?临危决议计划、智勇过人比袁绍怎样?广施恩德、全国服气比袁绍怎样”?韩馥连连摇头道:“我都不如”。荀谌又说:“公孙瓒率燕、代之众,兵锋锋利、不行抵挡。袁绍乃一时英杰,不会久居将军之下,此刻他与公孙瓒联合,将军危在旦夕也”。韩馥匆忙问询:“该怎样是好”?荀谌缓缓道来:“将军和袁绍是旧交,不如相让冀州。袁绍得到冀州,必优待将军,公孙瓒也不敢与他反抗,敌军自退。而将军即可取得让贤美名,又可享用安稳富有”。韩馥深认为然,派儿子快马加鞭将冀州印绶送交袁绍。冀州人口很多、土地肥美,兵源足够、赋税满仓;袁绍有冀州为根基,东征西讨再而无后顾之虑。

第二步,取青、并二州。青州在冀州以东,是黄巾余众的聚集地;并州在冀州以西,被张燕的黑山军占有;幽州在冀州以北,有公孙瓒占有。沮授献一个被误解千年的枭雄:他若不死,怎会有三国两晋南北朝?计:“兴军东讨,可定青州黄巾;还讨黑山,可灭并州张燕;然后回师北征,平公孙瓒”。袁绍听后大悦,此策正如他愿!稍事整理,袁绍率军出征,大举围歼黄巾、黑山军。通过朝歌等地的几场激战,完全消除了于毒、刘石、郭大贤等多支部队;火柴人死亡公园并沿途追击、扫荡四散逃跑的余孽,对乱军构成了毁灭性的冲击;青、并二州再无大规模悍匪。

之后,袁绍派长子袁谭进驻青州,派外甥高干进驻并州。袁谭武功赫赫,以下风军力驱田楷、逐孔融将青州收入囊中;高干才志弘邈,内修出产、外和匈奴管理并州政绩杰出。自此,袁绍一致河北只差幽州一隅。

第三步,取幽州。幽州之主公孙瓒,骁勇善战,且不乏策略,以强盛的军威对周边乌桓、鲜卑等游牧民族施行碾压式的杀伐,威震边远当地;其统领的“白马义从”更是汉末我国榜首劲旅,兵锋精锐、横扫河北;假如不是遇到雄才大略的袁绍,他本应该有更大的作为,惋惜却壮志未酬、城破身亡。而袁绍对公孙瓒的消除,是在一场场真枪实弹的拉锯战中完结的。

初平三年,袁绍统领鞠义等将与公孙瓒交兵于界桥,以寡敌众,大破之;斩杀公孙瓒大将严纲,至其精锐“白马义从”伤亡惨重。同年,公孙瓒联合袁术、陶谦组成联军,倾三州之兵再战袁绍;袁绍则联合曹操与之对战,以寡敌众,大破之,斩敌数万。不久,公孙瓒又派兵至龙凑进攻袁绍,又被袁绍以少胜多,大北而归。初平四年,公孙瓒杀戮德高望重的宗室刘虞,刘虞旧部鲜于辅联合乌桓起兵替主报仇;袁绍趁势派大将鞠义与鲜于辅合兵一处,大举进攻幽州,并在鲍丘重创公孙瓒主力。公孙瓒元气大伤、退入易京,深挖沟、高筑墙、造铁门,只求自保,再无争霸之志。

但争霸是一条不归路,踏上此路便非胜即负,岂能自保!建安三年,袁绍亲身指挥大军攻击易京城,公孙瓒外求援军妄图里应外合攻击袁绍,却被袁绍将计就计予以痛击;内求城高墙厚、据守壁垒足以抵挡袁绍,却被袁军深挖地道、墙倒城塌。公孙瓒自知无望生还,引火自焚于城楼之上。袁绍自此占有幽州,一致河北,独占半壁河山。

在一致河北的过程中,袁绍的军事才调得到了充沛展现。歼灭青、并乱军,他面临军力数倍于自己的敌人,各个击破,连续打出美丽的消除战。攻伐公孙瓒,在界桥等地的屡次比武,都是以寡敌众、出其不意。攻击易京,他则是镇定镇定、步步为营,上演了教科书式的攻坚战。再结合之前取冀州时的不战而屈人之兵,以及联军讨董时的围而不攻之计,他的军事才能不只仅超卓,而且很全面,这和史书记载中的那个“窝囊无能、多谋少断“的袁绍契合吗?

在“南据黄河,北守燕、代一个被误解千年的枭雄:他若不死,怎会有三国两晋南北朝?”后,袁绍的下一步战略目标就是“南向抢夺全国“,他驾御的滚滚战车也瞄准了兖州的曹操;而随即而来的官渡之战也将成为他人生的绝唱。

官渡之战前,袁绍斩杀鞠义,夺沮授兵权,疏远田丰;这些被史料点评为“善杀忠良,妒贤嫉能”,几乎荒诞可笑。袁绍取冀州时以高官厚禄撮合鞠义,以“管仲、范蠡”比较沮授;田丰因性情正直被韩馥厌弃,而袁绍却宽厚仁慈对他选拔重用。这怎样看都应该是礼贤下士、爱才如命才对吧;况且袁绍身为主公,却对手下“妒贤嫉能”?这合乎情理吗?这契合他吞并四州、雄才大略的风格吗?所以,他必定是有一个重要、却又不能明示的动机,比方:消除冀州帮。

冀州为全国榜首州,地大物博、人才鼎盛,袁绍占有冀州土地的一起,也克复了大批冀州的人才。以鞠义、沮授、田丰、审配、张郃等为首的冀州降将,开端在袁绍实力中大面积任职,并占有极高的军事权和话语权;而这些位高权重的老乡们又很简单不自觉的构成某种派系,然后相互保护、推荐;比方,官渡之战、威胁皇帝等事上沮授和田丰的定见永久是高度一致,这对一方实力来讲是很风险的。而对忧患的灵敏认识是成为枭雄的根底,袁绍又怎会任由这种气势开展。攘外必先安内,在大战前夕整理“冀州帮”实在是燃眉之急。

官渡之战时,袁绍集团内部有两种声响。沮授、田丰主张:河北之地兵多粮足,而曹操缺兵少粮,应该打持久战;渐渐蚕食对方,三五年能够取胜,兵贵神速简单被对方出其不意。郭图、审配主张:我武士力、物力、土地纵深都有压倒性优势,应当兵贵神速、以绝后患;时刻久、战线长的持久战,反而留给弱势一方喘息的时机。

坦白说,这两种主张都有可取之处。那些说沮授、田丰锦囊妙计,郭图、审配病国殃民的腐儒,纯粹是马后炮!沮授、田丰的计谋当然可行,郭图、审配的忧虑就没有道理?榜首,曹操并非缺兵,而是短少精兵,三十万青州黄巾军此刻现已归降曹操,仅仅磨合未久、练习不精曹操不敢妄用,持久战刚好能够为曹操争夺历练戎行的时刻,之后这支青州军成为曹操打全国的主力就是佐证。第二,曹操其时缺粮,不是永久缺粮,假以时日他挥师吞并荆州还缺粮吗?然后西进益州、南下江东又会怎样?这些并非天方夜谭,青州军助曹操平定北方时攻城掠地,几乎势不可当;而且占有荆州、江东等地曹操要比袁绍更有地舆优势。

终究,袁绍挑选了郭图、审配的兵贵神速之策。其实这在局势错综杂乱、时局瞬息万变的东汉末年是机敏的挑选。趁你衰弱要你命,为什么要给你歇息、调理的时刻?夜长梦多!建安五年,袁绍征发步卒十万,马队一万,数倍于曹操的军力,挥师南下发动了“官渡之战”。

在官渡之战的初期至中期,袁绍一直在牢牢地掌控着主动权。曹军虽在白马、延津两战斩杀了袁绍的大将颜良、文丑,但在两边坚持、比武中本方丢失的军力也有十之二三;伤亡份额乃至要大于袁军,这关于军力本就处于下风的曹军来说,无疑是灾难性的。不久,袁绍指挥的大军与曹操带领的精锐在官渡展开了榜首次大规模对战,袁绍大破曹操,曹军丢失惨重退入营地,据守不出。袁绍率军重重围住曹营,筑壁楼、堆土山、挖地道,俨然进入了最初攻击公孙瓒的节奏。而曹营的巩固程度及粮草储藏远不如公孙瓒的易京,眼看着行将营破粮断,曹军内部纷繁策划屈服袁绍。

需求留意的是,在这期间沮授仍在不断的对袁绍提出对立定见,袁绍则一概置之脑后,而战局却是不断朝有利于袁绍的方向开展。可见,袁绍不管是战前的决议计划,仍是战役开端后的布置都正确无误;沮授、田丰对他的劝谏最多算忠言,并非是良策。点评袁绍“有才不能用,有善不能纳”地史书是何意图?昭然若揭。

其实,关于袁绍“志大才疏,多谋少断,儒弱无能”等经不起现实琢磨的负面点评,都是出于官渡之战前曹操、郭嘉、荀彧、程煜等人之口,后世史官及腐儒的注释都是随声附和、吠影吠声。而曹操等人是袁绍的仇视阵营,其时的袁绍大军是要消亡曹操集团,他们对袁绍的点评又怎样会实在、客观?

前史有时像个调皮的孩子,他充溢了偶然性和戏剧性。就在曹军溃散在即,袁绍成功指日可下之时,许攸因家人犯法入狱,一怒之下屈服了曹操。许攸仅仅袁绍帐下很多谋士之一,他的出走对袁军实力无一点点损害,但重要的是,他出卖了军机!古代交兵,戎马未动粮草先行,粮食是戎行的生命线,许攸告之曹操,袁绍囤积粮草的当地在乌巢,并献上狙击乌巢,火烧粮仓之计。曹操依计行事,大获成功。

在曹操火烧乌巢时,张郃请命:马上救援乌巢,而郭图则主张:反扑曹军大营。袁绍会怎样选?自然是后者,在其时的境况下,反扑曹营肯定是一条妙计。张郃身为武士,他关怀的是自己和手下将士的温饱问题,吃饱肚子他们才能够上阵杀敌,他不会站在战略的高度看待问题,所以只想抢救粮仓。而郭图作为谋士,是以主公袁绍的视点思考问题,音讯从乌巢传到官渡,再从官渡出兵救援乌巢,时刻底子来不及;乌巢粮仓已失是既成现实,救与不救杯水车薪。而反扑曹营却是一场只或许赢不或许输的赌博,胜则重创曹军,败也无关紧要;不管胜败,失掉军粮的袁军都需马上退回黄河北岸,此次征讨在战略上现已败了。

至于张郃、高览的屈服,以及官渡大营内士卒的溃逃,那并非是袁绍控制力、驾御力短少。戎行失掉军粮,军心必定松散,军心松散必定屈服或逃跑;养尊处优的现代人,底子无法了解混乱不安时粮食关于戎行的含义。

许多人觉得官渡之战是袁绍和曹操输赢的转折点,其实袁绍的病故,才是曹操能成功的要害。

一,官渡之战,仅仅曹操打赢了保卫战,暂时延缓了袁绍对其的吞并罢了,全局未变。虽收成张郃、高览等降军,但远短少以补偿曹军的伤亡。更况且曹军最缺的是粮草,战乱对经济、出产的损坏使之落井下石。

二,官渡之战,是袁绍远离自己本乡在曹操地盘上进行的侵略战役。曹操的控制区域遭受到严重损坏,袁绍的四州之地却仍然歌舞升平、安居乐业;在某种含义上讲,曹操集团的丢失程度乃至要大于袁绍集团。

三,袁绍的河北四州人口很多、兵源足够,并州、冀州更是全国粮仓。官渡丢失的几万戎马及若干粮草,底子不能不坚定袁绍的整体实力;更况且,官渡之战时袁绍并非倾巢而出,而是抽调了部分戎马渡河;对曹操来说这是一场存亡大战,在袁绍眼里仅仅一场局部战役。

四,袁绍虽败,但在曹操面前仍然是庞然大物,整体实力并没有此消彼长。有很多的人口、连绵不断的粮食以及殷实的经济为根底,袁绍定会再次发动战役机器,南下灭曹;而曹操的军备物资在官渡之战后期便现已是强弩之末,此刻绝无或许再支撑一场战役,唯有一败。但之后袁绍病故,两子相互残杀,只能说天意助曹。

五,曹操的“挟皇帝以令诸侯”是被演义烘托出来的概念。现实是,对外他挟皇帝却不能令诸侯,诸侯反而会以“清君侧”的名义随时征伐他,成为众矢之的;对内他稍有闪失,皇帝及身边那些忠于汉室的大臣便会以“诛汉贼”名义,杀他夺权;在这样的政治环境里,曹操怎会持久?而袁绍在河北则是广施仁政,深得人心,他逝世后大众争相哭泣、巷间市里充溢哀痛;得人心者得全国,袁绍早已立于不败之地。

所以,袁绍不死,曹操必败。这不是一个假定,而是顺从其美的成果。咱们不去臆测袁绍消亡曹操后,收荆州、吞益州、迫降汉中、挥师江东,一统全国;但曹氏将退出前史舞台却是必定的,之后又怎样会的曹魏篡汉、司马懿夺权、三国归晋、八王之乱、五胡乱华、衣冠南渡、南北朝坚持?泱泱华夏将免受多少战乱之苦。

惋惜,天不假人,徒呼奈何。

声明:该文观念仅代表作者自己,搜狐号系信息发布渠道,搜狐仅供给信息存储空间服务。
请关注微信公众号
微信二维码
不容错过
Powered By Z-BlogPHP